神奇木木侠

看到这一段我就开了个俗气的脑洞,比特币是一种已经被限制在2100w以内的电子货币,全球化的敛财会造成货币价值的冲击,震惊全球的勒索而且指明要比特币也会让人把注意力放在这种货币上(正经来说或许更可能是为了利用比特币交易依赖的网络结构保护勒索者自身的信息安全)而且早就有人因为其在非法交易的问题上要求封杀比特币,明面上发明人中本聪则早就甩手不管这东西了。不过有没有可能是他不愿意比特币被犯罪人员利用,然后自己策划了这起犯罪,为的就是收集比特币销毁,真正引起世界安全机构的重视着手全面封杀并让比特币永远消失,学坏的小孩就算是亲儿子也要弄死二三三三。
不过最后我还是要说攻击医院不可原谅,紧急病人确实可以转移到没有被攻击的医疗机构,但这个过程如果给病人造成二次伤害怎么办,挑人类社会的软肋捅刀子真是没种又反人类啊,脑洞归脑洞,我还是祝犯罪分子快点吃上牢饭[拜拜]

原画看着只有8,9岁,我画的像14,5岁。。

我爸高中辍学,虚报年龄参加工作前发生的事。半真半假的家事,就觉得这个叙述角度真有趣,串了辈分的我似乎占了什么莫大的便宜。

大哥在学校里和老师干了一架,这让他瞬间成了学校和院子里的名人,街坊四邻不免偷瞄他几眼,看他横眉冷对的走远了,抓紧时间窃窃私语,眼中少不了多管闲事的惊讶和兴奋,言语里更是添油加醋,即兴发挥,幸灾乐祸的不能再明显,眼珠一转看我和二哥走在后面,马上进入僵死状态不敢多言。
闲言碎语见不得光,看到相关人员立马闭嘴可是本能,但这也让我产生我和二哥似乎很有威慑力的错觉,就算大哥是个二百五,我们也为维护他的尊严出了一份力。
家里老头当然要一如既往地扮演严父形象,我们还没走到单元楼,就见大哥一脚踩着拖鞋,一脚踩着球鞋,风风火火冲过来与我们擦肩而过,老头正抄着铁勺紧追其后,两人绝尘而去,老头声称要打断大哥的狗腿,嗓门够大,气如洪钟,保证能让某位躺在骨科医院的老师听到。
大哥已经在垂死挣扎,嘴里还不干不净“狗才长狗腿呢!”
“你他妈不是狗崽子?”
“我是狗崽子那你是什么!”
这下好了,老头从抚琴西路追到青羊宫,就累得快气绝,被他这么一激,又浑身干劲无处发泄,一路撵着他往市中心赶去,恨不得把亲儿子拎盐市口卖了。
吃过晚饭,大哥像猫一样被提了回来,我们围过去参观,有手有脚,一脸死相,真怀疑他俩是不是去祝国寺看好了坟头,老头一松手,他就没长骨头似的的坐地上了,二哥似乎不看到大哥倒血霉就不开心,贱兮兮的跑过去把他捋起来,看手看脸看大腿,真没什么外伤,又把他转过身去扒拉他的裤子,“嘿!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大哥活了。
“你哥的屁股他妈是你随便看的?”
“我的屁股你他妈看的少了?”
“不是你他妈尿床跑来找我我他妈才不看啊!”
“不就帮我换了几次尿布你他妈还要记一辈子啊?”
“好了好了,你们他妈在那呢!”老头一人屁股上踢了一脚,二哥心愿已了的笑的春光灿烂,也不知他到底在开心大哥被踢还是自己被踢,真是不忍直视。
妈妈依然云淡风轻的坐在桌边吃饭,好像从来没什么东西能打扰她的心情,“老大这学是没法上了吧。”她在对爸爸说话。
爸爸抿了下嘴唇,目光滑到一边又滑回来,声音疲惫,“我再安排吧。”
二哥没反应,我鬼使神差的咕噜一句:“可是他才15岁。”
“15岁怎么了。”
“15岁怎么了。”
大哥和妈妈异口同声,说完话,又各自干各自的事,谁都没理谁,一个是云淡风轻,一个是偃旗息鼓。
饭菜一向是大哥在做,这回他刚到家还没来得及换鞋,就被爸爸追去市中心遛了一圈,这下就直接轮到二哥下厨,二哥做饭好吃,没有铁勺也一样好吃,就是下料太小气,清汤寡水不管饱,如果放在从前这种情况,大哥上桌子就转化成饿死鬼风卷残云大杀四方,今天却秀秀气气只喝了半碗稀饭就自觉滚蛋。
我抬头看看四周,妈妈平静的往我碗里夹菜,爸爸喝一口白酒,眉心舒展,仿佛突然忘了自己有那么个往老师头上抡椅子的儿子存在,二哥正在那吧唧嘴,挨了一脚(或者大哥挨了一脚)带给他的愉快心情烟消云散,我还在琢磨刚才无意中想到的那句话,大哥15岁,我才10岁,我却在想,原来我的大哥年纪才那么小。

对!对,这是理想啊!

右貓mak:

畫個塗鴉混更。
雙道長重逢本該如此……!!

曉「??子琛…?等一下…有小孩在…」
宋「她眼睛看不見的」
箐「對對對,我是瞎子才看不到黑衣道長抱住道長哥哥呢!」

給吟昊兄下下火(笑

双道长|与尘书。

若不见汝,吾不视又何妨。。。(嘤

联诗唤酒:

*宋子琛第一人称。
*OOC专业户。


抱山一别,至今已近三年。经散人调养,汝之双目于吾眼复明。辞散人下山,四处寻汝,不知去向,逢人便问可曾见一盲眼道人。荒郊野岭,村落城镇,经年无果,未尝弃。
近来寻汝之时,偶得附近村落去年遭屠,村民皆成走尸。此事蹊跷,若汝得知,定不会不顾,不禁忧心。
今亦无所获,于客栈停歇。明日上路,将往一镇,名曰“义城”,叩之答曰“义庄”之“义”。
剪烛提笔,对月思人。那日惊惧恼怒,泄愤于汝,实非吾愿,今懊悔不已。惟有见汝一表歉意,从此随君左右,才可安心。若不见汝,吾不视又何妨。
思君之切隐隐作痛,不知此痛于眼于心。
世人道,明月清风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
遥思往事,一一忏悔,掷笔而哭失声。


-终。

呜哇哦

食不饱患者:

しばけんのお尻:

Redo 带剧情向图文 补番索引

整理给想补但是不知道从何补起的孩子,这个索引之外的全是可以随便看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人设相关:可在Redoland主页搜索“人设

剧情:

《Redo land》正篇 

第一话

第二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edo land》正篇相关外传 (按时间线排序)

主线前:

《X3》《单相思》

主线中:

含微量剧透推荐忽视

主线后:

荤段子

《Dirty talk》

逆睡rap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现代AU (按时间线排序)

婚前:

最初剧情

《眼镜》

《Cry for me, cry for you》【包含现代AU几乎所有设定与剧情】

相关图

——————————————————————————


Σ(|||▽||| )喜欢的曲子的梅露可paro~或者是梅露可的“我喜欢的曲子paro”~
下回准备画万象和人偶的孩子气的战争,密鲁和王子的遥控器。诶呀都是双子的曲子双子可爱啊!

漫画什么的,,不会哈,摸索着两天画了半篇,速度是别人的十万分之一(ノ=Д=)ノ┻━┻

见字如面,如歌抚慰流年